marias

擅长舔太太的图文。
黄色废料也想要一点评论

对不起,看着囍我满脑子都是七人集体婚礼。还有水仙。
艺名x本名。有什么不好吗

硕珍大人老是爱逗南俊。
穿着华服摇着扇子,从内而外的一身贵气。但他家大人偏偏要对他笑得盒盒盒的,贴身护卫很无奈,我是负责保护您的安全的啊大人。
但是他刚刚停下放肆的笑,看着护卫的眼睛亮晶晶,双颊翻起霞色,饱满红润的嘴唇微微一抿的时候,纵使他们之间关系很好,比起主仆更像朋友,金南俊也只能撇开眼神低下头。红色会传染似的,悄悄爬上他的耳朵

大家好,还有看得到我的活人吗?

【伞修】好了不要再亲了

震惊,两个小年轻为什么猛然亲个没完!
不知羞耻!恬不知耻!

乐安蓝:

看完特别篇之后,我群从橙发橙眼的伞哥像一颗大橙子讨论到撑着红伞的伞哥像番茄炒蛋再讨论到伞哥用了什么化妆品(?),然后优秀的麦麦搞出了这样的脑洞,使群成员一嗨不可收拾


我觉得应该让大家看看这群人有多过(you)分(xiu)顺便表扬一下,KISS ME这个名字起得真好啊hhhhh







分享大年初一正中红心!从者麦A响应您的召唤!
福袋双黄!
祈愿!
以及中奖嘿嘿嘿
祝大家今年幸运A,心想事成!🐶
❤️❤️❤️❤️❤️❤️❤️❤️❤️❤️❤️❤️

我放弃了,好好写黄文不好吗。

【伞修】你根本不喜欢我(2)

放弃了,大纲文了。

——————————————————
这家猫咖前段时间来了只豹猫。

豹猫比较野,不像其他猫喜欢窝在窝里睡觉,对玩具也完全失去兴趣,仿佛已经出家遁入空门,只有猫罐头能让它们提起兴致——叶修实在没办法时也只能祭出这一招,坐在椅子上被猫围在中间,沉浸在坐拥三千佳丽的幻想中,再被猫踩在腿上蹬着脸抢罐头打醒。

豹猫可能是这个猫咖里唯一一只拥有加速度的猫,可以突然不讲道理地从一楼猛蹿到二楼,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个两圈,在桌子沙发和扶手上跑酷,再回去一楼。

学校里可以禁止学生在走廊奔跑打闹,但你不能禁止一只猫。

“啊呀!”服务生端着托盘,正要走向两个男人两只猫那一桌,脚下突然闪过一道残影,她被吓得脚下一软,托盘上的杯子眼看要坠在苏沐秋腿上,被他手一挡改变了路线,幼猫safe。

除了幼猫以外都不safe。大白猫受到了惊吓,敏捷地蹿出去保住了自己的白毛,可苏沐秋和叶修的工作学习伙伴都没保住。但就像大学图书馆免费发放的安全套和冈本,书本与笔记本电脑的价格无法相比,苏沐秋用另一只没被橙汁淋湿的手把幼猫从腿上放到桌下的猫筐里,立刻站了起来。

服务生在不停地道歉,下楼拿拖把,叶修反应很快地把笔记本电脑拿起来,让键盘垂直地面,避免液体更深渗透进去,苏沐秋拿起桌上所有的纸试图把键盘上的果汁擦干净。

一团糟,收拾了好一阵子。

叶修笑起来,电脑没坏。

叶修这样笑起来可不是什么好事,这也是苏沐秋后来才认清的,此时他能想到的只有自己不用赔钱了,真好。

甜水干了之后黏黏糊糊的,叶修敲了几下,说,但键盘坏了。苏沐秋的心又提了上来。这到底是他的错吗?是吧,如果不是他挡了一下,橙汁也不会洒在电脑上。他正准备开口,叶修又啧了一声。

“只能拿去修了,但是晚上就有稿子要交,这可如何是好?”
“那只能去网吧了……”苏沐秋先理所当然地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及时咬了咬嘴唇,话中的引导性已经很强了,瞎说什么呢,“或者不介意的话来我家用我的电脑吧,不好意思啊。”

“真的吗?那可帮了忙了。”男人毫无推脱之意,“小同志怎么称呼?”
这年头,这个年纪,这么叫人,石乐志吧。苏沐秋擦干了书本上的水,翻到扉页给他看。

“苏沐秋。”叶修念道。

明明不是什么好事,一个键盘坏了,一个书本和衣服弄上了污渍,两个人看起来却不怎么不开心,不同进却同出。
电脑必须尽快修好,苏沐秋陪着叶修进了卖电脑的店里,最终男人也花了几百块的维修费,等叶修被带着坐公交一路晃到苏沐秋住的小区门口,爬上五层楼梯站在苏沐秋家门前,穷学生才一边掏出钥匙开门一边说,“要不我赔你吧。”

陪我?啊。是赔我吧。叶修说:“不用了,也不是你的错,今晚电脑借我用用就成。”

喵——

叶修心里一跳,想起了苏沐秋说过他家里有猫,有猫!

“喵喵喵,我回来了啊。”苏沐秋进去开灯,门口一只大橘站在那里摇尾巴。
他穿着简洁的衬衫和外套,牛仔裤,脚边一只猫,站在玄关暖人的灯光中,浅棕色的眼睛看着他,对他说——

进来吧。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挖了这么多坑,一时间不知道先填哪一个。
甚至还想再开一个。
翻了翻,自己这几个月废话真的好多哦,废话精本精了。

【伞修】听说(01)

很奇怪的视角,借述人是原创角色,雷就叉。
前面有个00。。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这个坑,你们往前前前翻翻吧!嘿嘿!
————————————
先从不那么刺激的开始讲起。
狗男男不好惹,绝对是那种当他们队友会庆幸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的类型。

这大概是你这种人的想法吧。你看人家韩文清!
要不人家是队长嘛,别打岔,还听不听了。

我们原以为他们就是很好的哥们儿……呃当然本来应该就是很好的哥们儿。他们很多时候都一起上线,遇到只有一个人的时候问另一个在哪儿,偶尔还会得到“买烟/买菜/带孩子/交电费去了。”这样的回答。

哇这么详细的吗……我抱着抱枕吃西瓜。

早就有人看不下去了,有天打着boss,一个声音粗哑一听就是烟抽多了的那种术士在语音频道问一叶之秋:呵呵呵你知道的这么清楚,秋木苏是你媳妇儿怎么着?
一叶之秋差点没给他笑死,我是不知道他当时的心情,反正他张口就威胁说好不容易合作一次,是不是我不把他叫过来坑你你就不太舒服啊?
一叶之秋还叫我别给那术士加血,让他死了算了。随即又是术士骂他的一大串方言,反正我是听不懂。
到底秋木苏和一叶之秋是关系太好以至于随便交流生活细节,还是只是瞎掰调戏?反正很多人都有猜测过,我觉得可能两者都有,没想很多。
这显然还没到故事的高潮部分。
有一次他们日常被追杀,谁也不会在意对方是被他们坑过装备的还是被坑了稀有材料的,又或者是接到命令去隔应他们的的被抢过boss的公会精英,有追杀他们的想法的人实在太多了。
而奇怪的是秋木苏似乎只是在挂机,一动不动,只有一叶之秋有动作,活动范围也以静止的秋木苏为中心,看起来是怕他被打死。当时我恰好在附近,我这么正直的人,对吧,看到这种事肯定是要拔十字架相助的。我过去问一叶之秋要不要帮忙,他说没事,不用。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就像是被现实里的谁叫住,扯着嗓子去应声。
“对了……啊,干嘛?端……你还叫我端菜?你再不过来被打死了爆装备我不管啊,难不成你让我一人双开?”
三秒后哒哒哒的声音由弱到强,再下一秒秋木苏像被解除123木头人封印一样活了,枪打得可欢,也能说话了。
你们这是……他们显然身处战斗中无暇听我说话,我只得把后半句话咽回去。敌人可不管他们周围有没有人,我给自己放了个小回复术,让自己的血量保持在很安全的范围。
“快点快点两分钟完事,汤还在灶上煮着呢。”
你们是……室友吗?我问,不过带厨房的寝室可是高级啊,难不成是出来打拼的两个青年合租了房子?
即使一叶之秋说不需要我的帮助,我依然给他们加上了血,让他们能直接硬抗伤害放开手脚打。
“哎哟谢谢啊,这可爽。”秋木苏说,“对,算是室友吧。”
这关系可比众人想象中近多了,还真是天天共处一室啊!那以前什么交电费买菜也说的通了。话又说回来,这房子找房客难不成是照着打游戏水平来找的?恰好能把这两个怪物凑到一起。
“咦?沐橙回来了?”
“沐橙!马上,这一分钟!你把书包放下先坐着,等着让哥来!”
????难不成是传说中的孩子出现了?
我看到他们大爆手速,出现了很多我勉强才能看清的,平时见不到的骚操作,对面五个人几乎是在三十秒内被打爆。
甚至最后一个人身上还剩一丁点儿血皮,一叶之秋对我说:“你拿十字架敲他一下就死了啊,谢了。”随即二人极速下线。

这种有趣的事我当然很乐意做了。

男朋友讲故事一向讲得像说书似的,我叹为观止,搓着手问后事如何,他说且待下回分解。

【伞修】你根本不喜欢我(1)

到处挖坑,随缘填坑。这是去年暑假开的头。
——————————————————
总是不缺喜欢猫的人,所以才会有猫咪咖啡厅的存在。

夏天太热,学生也都放了暑假,猫咖总是比想象中人更多些,撸猫喝冷饮吹空调,人间天堂。叶修大早上去公司收了个尾就没什么事了,反正都起了这么早,今日天气晴好,白白软软的云在蓝天上晃悠,叶修盯着一朵,看着看着像是一只猫在舔爪子,想的早不如瞎乱跑,不如就去猫咖消磨时光。他在高峰期前就到了,人还不是很多。平日喝惯了咖啡,奶茶又太甜,干脆点了鸳鸯,拿了笔电有一下没一下整理工作资料,有时候边喝边发呆,看猫走来走去,在桌椅之间跳来跳去,或者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楼梯上,沙发上,不同颜色的毛团团到处都是。

这会是少有的无所事事的一天,他会去喜欢的那家餐厅吃个晚饭,而不是在家点个外卖——那还要收拾残余垃圾,对环境也不好。回家打打游戏,洗个澡,抽根烟,早点睡觉。

如果不是店门上风铃声响起,趴在吧台上威风凛凛的长毛猫睁开了眼睛,喵了一声,声音却和外表不符,轻柔软糯。

“对不起,店里暂时没有位置了。”围着深蓝色围裙的店员看起来深感抱歉。

“我就一个人……”他用男女都难以抵抗的眼神看对方,他今天只想看看小奶猫。

店员扫视一圈,只有角落里看起来懒懒散散的男人看起来并不会介意——他占了一个四人位,也应该不会理直气壮地拒绝。

“抱歉,请问,您介意与那边的先生拼个桌吗?”

“随意……”叶修抬起头,又看向站在店员旁边的人。
“完全没问题。”

“真是谢谢你了。”苏沐秋点了一杯冰沙,把背包放下来,从里面拿出书本。先不管到底做不做正事,样子总是要摆出来的。

“没事,不存在的。”

他刚把书本摊开,原先趴在吧台上的那只大白猫就行动敏捷地跳到他们桌子上来,苏沐秋的心随之一跳。

猫咖里的猫不怎么亲人,接客一点都没有职业精神,大猫更是一朵朵高岭之花——却总是要亲他一些。

白色在桌子中间摆成了一长条,它就这么趴下了。
叶修偶尔来几次也是撸不到什么猫,现在猫直接往面前一趴,立马双手离开键盘,轻轻抚上柔软的毛发,猫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它是不是喜欢你?”叶修沉浸在撸猫的快活体验中,从头一把撸到尾,手指在毛发上留下一路经过的痕迹,“它们以前都不带理我的。”

“我好像是比较招猫。”苏沐秋笑笑,挠挠猫下巴,大白猫随即缓缓眯起了眼睛。

嫉妒使我面目全非。叶修咕哝着,说些俏皮话,侧头和猫对视。这位招猫的英俊小哥显然是个很令人满意的拼桌对象——发出逗猫的声音也很好听,有点可爱。

有时候不知道是做贼心虚才弄出意料之外的事,还是一些意外让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奇奇怪怪。两个大男人同时对猫上下其手,发生手碰到一起的这种事也是很正常的吧。

刚碰到苏沐秋就收回了手,感受太短,触感像过了电。

我妹妹说这边有小奶猫了,我去看一看。随即站起了身。

白猫眼睛睁开了一点,叶修看到是一只黄色一只蓝色。

是很普通的上班族吧,手却那么好看,和猫雪白的皮毛映在一起,让人想到牛奶冰淇淋。
苏沐秋冲小奶猫一阵喵喵喵,手指放到它面前勾了勾,灰白相间的幼生体就迈着不那么稳健的猫步跟他走了。

他单手把猫捞起来,放到自己腿上。小猫毛发细软,四肢瘦弱,睁着宝石般通透的眼睛软软地叫,二人心脏顿时中箭。
奶猫真好。
我也想要猫。叶修捧着大白猫的脸,凑到额头上吸了一口。

养啊。苏沐秋说,恰时逗猫的时候被舔了一下手指,痒的很。

工作有时候不一定能顾上。云养猫还差不多。

我家就有一只。苏沐秋拉仇恨。

三两句你来我往,两个人竟然就这么扯来扯去说上话来了。

小奶猫对苏沐秋的外套拉链很感兴趣,苏沐秋一动,拉链头就一晃一晃的,它延展身体伸长爪子一下下地去够,脚下一滑又摔在他大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