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as

擅长舔太太的图文。
黄色废料也想要一点评论

【伞修】你根本不喜欢我(1)

到处挖坑,随缘填坑。这是去年暑假开的头。
——————————————————
总是不缺喜欢猫的人,所以才会有猫咪咖啡厅的存在。

夏天太热,学生也都放了暑假,猫咖总是比想象中人更多些,撸猫喝冷饮吹空调,人间天堂。叶修大早上去公司收了个尾就没什么事了,反正都起了这么早,今日天气晴好,白白软软的云在蓝天上晃悠,叶修盯着一朵,看着看着像是一只猫在舔爪子,想的早不如瞎乱跑,不如就去猫咖消磨时光。他在高峰期前就到了,人还不是很多。平日喝惯了咖啡,奶茶又太甜,干脆点了鸳鸯,拿了笔电有一下没一下整理工作资料,有时候边喝边发呆,看猫走来走去,在桌椅之间跳来跳去,或者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楼梯上,沙发上,不同颜色的毛团团到处都是。

这会是少有的无所事事的一天,他会去喜欢的那家餐厅吃个晚饭,而不是在家点个外卖——那还要收拾残余垃圾,对环境也不好。回家打打游戏,洗个澡,抽根烟,早点睡觉。

如果不是店门上风铃声响起,趴在吧台上威风凛凛的长毛猫睁开了眼睛,喵了一声,声音却和外表不符,轻柔软糯。

“对不起,店里暂时没有位置了。”围着深蓝色围裙的店员看起来深感抱歉。

“我就一个人……”他用男女都难以抵抗的眼神看对方,他今天只想看看小奶猫。

店员扫视一圈,只有角落里看起来懒懒散散的男人看起来并不会介意——他占了一个四人位,也应该不会理直气壮地拒绝。

“抱歉,请问,您介意与那边的先生拼个桌吗?”

“随意……”叶修抬起头,又看向站在店员旁边的人。
“完全没问题。”

“真是谢谢你了。”苏沐秋点了一杯冰沙,把背包放下来,从里面拿出书本。先不管到底做不做正事,样子总是要摆出来的。

“没事,不存在的。”

他刚把书本摊开,原先趴在吧台上的那只大白猫就行动敏捷地跳到他们桌子上来,苏沐秋的心随之一跳。

猫咖里的猫不怎么亲人,接客一点都没有职业精神,大猫更是一朵朵高岭之花——却总是要亲他一些。

白色在桌子中间摆成了一长条,它就这么趴下了。
叶修偶尔来几次也是撸不到什么猫,现在猫直接往面前一趴,立马双手离开键盘,轻轻抚上柔软的毛发,猫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它是不是喜欢你?”叶修沉浸在撸猫的快活体验中,从头一把撸到尾,手指在毛发上留下一路经过的痕迹,“它们以前都不带理我的。”

“我好像是比较招猫。”苏沐秋笑笑,挠挠猫下巴,大白猫随即缓缓眯起了眼睛。

嫉妒使我面目全非。叶修咕哝着,说些俏皮话,侧头和猫对视。这位招猫的英俊小哥显然是个很令人满意的拼桌对象——发出逗猫的声音也很好听,有点可爱。

有时候不知道是做贼心虚才弄出意料之外的事,还是一些意外让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奇奇怪怪。两个大男人同时对猫上下其手,发生手碰到一起的这种事也是很正常的吧。

刚碰到苏沐秋就收回了手,感受太短,触感像过了电。

我妹妹说这边有小奶猫了,我去看一看。随即站起了身。

白猫眼睛睁开了一点,叶修看到是一只黄色一只蓝色。

是很普通的上班族吧,手却那么好看,和猫雪白的皮毛映在一起,让人想到牛奶冰淇淋。
苏沐秋冲小奶猫一阵喵喵喵,手指放到它面前勾了勾,灰白相间的幼生体就迈着不那么稳健的猫步跟他走了。

他单手把猫捞起来,放到自己腿上。小猫毛发细软,四肢瘦弱,睁着宝石般通透的眼睛软软地叫,二人心脏顿时中箭。
奶猫真好。
我也想要猫。叶修捧着大白猫的脸,凑到额头上吸了一口。

养啊。苏沐秋说,恰时逗猫的时候被舔了一下手指,痒的很。

工作有时候不一定能顾上。云养猫还差不多。

我家就有一只。苏沐秋拉仇恨。

三两句你来我往,两个人竟然就这么扯来扯去说上话来了。

小奶猫对苏沐秋的外套拉链很感兴趣,苏沐秋一动,拉链头就一晃一晃的,它延展身体伸长爪子一下下地去够,脚下一滑又摔在他大腿上。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