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as

擅长舔太太的图文。
黄色废料也想要一点感想

【于郑】撸袖子。

看到一篇于郑,里面提了一句郑轩撸袖子。。就开了脑洞,一千多字的小段子?想圈原作者来着但是找不到那篇文了。。。。找到了再圈!

啊。。。可能我写文就是这个调调了【哭泣】

最近好萌于郑www

第一次写他们  ooc

=========================

网上有段时间对处女座意见挺大的,处女黑随处可见,微博首页有一大把的长图向大家表达处女座多么让人深恶痛绝。于锋不怎么刷微博的也从各种渠道看到花样黑处女,简直糟心,糟着了荣耀竞技场里就会出现一个处女狂剑抡着重剑跟大刀似得砍人。怎么,看不起处女,处女打得你跪下叫爸爸。

这年头处女少呢,还歧视处女?于锋对这种低俗双关的反驳毫无兴趣,只是觉得又不是所有处女都那样,不能以偏概全,况且他不信星座。

那段时间兴欣还没起来,不是有个包子逮着他问得精神污染:你什么星座的呀?但他周围人不有意问星座,他自己反倒注意起自己来——没有强迫症啊!

当时那么久都没事,现在偏被提出来说。

郑轩摊在椅子上偏过头去翻白眼。

午后阳光射进训练室正好盖在他身上,略高的温度烘得他懒洋洋的,昏昏欲睡。

眼睛要眯起来了。

郑轩叹了口气。

“你强迫症啊?处女座?”

软的跟棉花一样的语气让于锋更窝火了。好心提醒你还怪我?

天气说冷不冷说热不热,是穿长袖的好时候,热了把袖子一撸变短袖,冷了就放下来。郑轩欣赏长袖,衣柜里长袖也比一般人多那么几件。他不贪凉也不怕热,长袖更适合他。

在这普通的一天,郑轩普通地穿了一件普通的长袖(甚至不是衬衫),普通地来到训练室,吃了午饭身体热量高,有点热,于是他普通地撸起袖子。

不普通地被于锋看见了。

撸袖子实在是再形象不过的一组词,虎口卡住手腕,手指紧贴皮肤,圈着手臂向上撸,布料层层叠叠,在上臂堆起一圈儿褶子。哇,袖子变短了。

郑轩这么干了二十年,连他妈都没叨过他。

于锋皱眉,说郑轩你把袖子好好整理一下挽上去啊。

“不,我拒绝。”下午正式训练还没开始,郑轩坐在椅子上什么也没干,话说到一半打了个哈欠,他跟于锋面对面,于锋看得见他舌头。

于锋循循善诱,你这样子会弄皱衣服,待会儿袖子放下来跟咸菜似的特难看,不信你现在放下来,绝对已经皱了。

郑轩都不知道思考一下下没有,耷着眼,摇头,不为所动。他知道于锋口中那种做法,喻文州会干的那种事,或者说是稍微讲究点的人的普遍做法。可惜这类人中从不包括他。

撸袖子怎么了,我愿意。  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原来郑轩把这种动作叫做撸袖子……于锋想,其实他就是懒吧?

他听见自己说这样不整齐看着多难受,脑子里却不正经地慢放了郑轩口型,他说撸的时候嘴巴嘟起来很可爱,单独截屏出来就像小孩子在撒娇。

或者索吻。

“你强迫症?处女座?”郑轩白眼一翻偏了头晒太阳。

又打了个哈欠。

比他小的后辈恨铁不成钢地望着他。

你挽不挽

不挽

你挽不挽


真不?

郑轩摇头,话都懒得说。

得到了这个答案于锋很有气势地站起来,郑轩猛的把眼睛睁开看着他,有一瞬间以为于锋要造反在训练室殴打习惯撸袖子的前辈。不就撸个袖子吗?!有必要吗?!郑轩在心里咆哮。

压力山大啊……?

他盯着于锋走到自己面前抬起自己一条手臂,一只手抓手腕,一只手把堆在上面的布料一把撸下来。

果然已经皱了,于锋跟着皱了皱眉。

趁对方要换手势的一刻郑轩的手臂又要由着万有引力做正功往下掉,被于锋一把抓回来,打了一下电竞选手郑轩宝贝的爪子。

“别动啊,举着。”

郑轩撇着嘴,你干嘛啊。脖子像支撑不住头的重量,脑袋往旁边一歪。

你不是不挽袖子吗,你不挽我给你挽。于锋正经地低头,朝袖口开始下手,第一截方方正正地翻上去。

郑轩不动声色地把头正回来,左看右看十分心虚。还好没来人。

这是不是太羞耻了点……

“你不用……我自己可以……”

“都说了别动!”不知道是被那声处女座强迫症刺激了还是被郑轩倔着不挽袖子刺激了,于锋语气强硬不容反抗。好歹是个狂剑,大概人也跟着偶尔大男子主义起来。

郑轩就盯着于锋认真地给自己挽袖子,翻了三下,再往上轻轻推,手指贴着柔软温热的皮肤向上滑。于锋手松开了,郑轩还呆着。

干嘛呢?换手啊。

于锋捏起对方忙着送上来的袖口,小声咕哝着你该不会手都懒得抬。

“看吧,整齐多了。”于锋满意地看着表面上精神了一点的郑轩。郑轩假装镇静去开电脑,在屏幕面前坐的比平时端正。

“我还是觉得……直接撸比较方便……”

——END

_(:_」∠)_其实一句话就可以污起来。

我是个纯洁的人【。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