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as

擅长舔太太的图文。
黄色废料也想要一点感想

【伞修】D

日常超市梗?

==============

叶修第三次被踩到了脚,还附送了强劲的冲力,小孩子不管不顾地一路推搡,以一人之力造成多场交通事故。他差点压到台子上的火龙果,今日特价,三块六一个。叶修想了想,手伸向缠满塑料袋的卷筒。他把口揉开,抖了抖,借空气之力撑开袋子,朝生鲜区望了一眼,全是人。

这是挑鱼还是喂鱼去了。

明天日报豆腐块,一男子在超市中被鱼拖入水箱惨遭不幸。

没精打采的男人摇了摇头,按着自己想往口袋烟盒摸的手去选紫红的水果。要挑大而饱满,颜色鲜艳的果实,表面不要磕碰,要颜值高……他随手翻了翻,果实表面长出来的叶片类结构让人有把它扯断的冲动——火龙果被他扯着外皮放进口袋。一旁大妈风风火火的动作像看不起他蜗牛一样的慢吞吞,先下手为强,抢了他看上的,叶修手伸到一半只有停住,又换个方向搜寻。

三个火龙果硬生生挑了五分钟,他收拢口袋掂了掂感受重量的时候苏沐秋终于提着鱼姗姗来迟。

“人太多,排队排了好久。”他解释着,把塑料袋放进购物车,贴着酱油瓶安置。

“买了火龙果?”

“你去太久,我闲的没事干,看这火龙果骨骼清奇,买点给你补补身……肾。”叶修移动脚步,“我去打标签。”

哼,补肾,行啊,今晚就让你看看效果。男人缓缓推动购物车,思想恶毒。给他点厉害尝尝。购物车里的火龙果无语地仰望他。

在这样的超市里是走不快的,如果你想试试——大概就会像之前的小孩一样惹来一串咒骂,总归自己和他人的心情都不会怎么美丽。换做以前年轻气盛,打个字都像在开竞技场,唰唰地要让电脑反应速度拜倒在他手速下。如何呢,时间宝贵一寸光阴一寸金他又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愁,撇开叶修算劳动力嘛还有个捧在手心如花似玉的妹子呢,哪有闲心逛。

他讨厌浪费时间的行为方式,每次一个人出门采购都列好详细清单,以最快速度买完了事。当然跟苏沐橙一起的时候另论,那是陪伴的温情。

但生活不是一成不变的嘛,变出了个姓叶名修的家伙,与他共同走过无数失败更多成功,从旭日初升到星幕高悬,循环了十多个春夏秋冬竟未相看两厌也算是奇迹。

所以呢?

挺不直背的颓废系男子攥着口袋挤开人群走向相距并不远的苏沐秋——

所以岁月是把杀猪刀啊。

苏沐秋等到了人推车就走,却被一把抓了回来。

“哎,那边,沐橙要买橄榄油做意大利面你忘啦?”叶修直接夺过了购物车控制权,车轮流动得均匀,时断时续,咕噜咕噜的声音逐渐在耳边清晰,频率有规律得过头了,像催眠曲。步伐在里面,时间在里面,思绪在里面,搅拌的粉末一路漏,像被士兵抢跑的公主口袋里落下来的豆子。

瓶瓶罐罐整齐得站在货架上待人挑选,叶修看见个顺眼的瓶子,停下,拿玻璃瓶的手比广告里的都好看,刚翻过来要看生产日期,余光瞟到个更顺眼的。手上的没放下去,另一只手又往上抓,动作像选饼干的七岁小贪心鬼,就差踮个脚尖。小孩子在两个干净透亮的瓶子里拿不定主意,决定看标价。事实上,这两个行为的先后顺序他用了挺久才改过来。

这本来无伤大雅,但有一次事件导致改正此问题被提上日程。

那天晚上苏沐秋坐在宽长舒适的沙发上表情严肃,而身边的人像刚抢了个野图boss一样“累”,正努力地把自己摊成一个饼。

“叶修。”
“嗯。”苏沐秋一直叫他全名。
“你能别这么从心吗?”
“啊?”

“怂啊。”他把饼拽起来,恨铁不成钢指了指地上横七竖八的塑料椅。

叶修,苏沐秋。在别人读研的年龄买了房,车在一年前购置,现在投身于房屋的家具搬入。

宽敞,明亮,崭新的,新房。

苏沐秋觉得缺几根凳子,但他今天得接送过来的沙发,指导工人把东西搬到他想要的地方。他拖好了地,指导工人搬好了沙发,又扫了一遍。他盼着的那个人卡在饭点回了家,手上捞着一打塑料制品,一句我回来了也没说,开门关门脱鞋穿鞋扔凳子然后扑沙发,动作行云流水。

你怎么就买了个这怂逼玩意儿回来。苏沐秋教育他。不觉得拉低了家里的档次吗?
饼抬了抬眼皮,又翻过去“不是你让买凳子吗?”见对方没回话他又思考了一下,“便宜啊。”

苏沐秋憋着气把银行卡甩到桌子上。“数,多少个零。”接着就反应过来,槽,不对,这玩意儿不是存折,改口听起来又没有霸气了。结果叶修挣扎着直起身子数银行卡号。

“傻叉,谁让你数这个。”他把手机给他看,界面是网银查询余额。“这个。”

一二三四五六。哎呀眼花不想数。叶修放弃得干脆。



“选哪个?”

苏沐秋接过两个瓶子,入手不怎么冰凉,他假装思考了一下。

“不知道。”

“那……”

“剪刀石头布吧。”

两个男人在食用油货架前做了决定性的一战。


“沐秋。”

“嗯?”

“我想玩推车。”

苏沐秋往车把上看了一眼,分属两个人的两只手好好地握在上面。

以前在超市沐橙玩儿过,看着挺开心的,苏沐秋肯定没玩儿过,叶修来之前肯定也没玩儿过。他看叶修一脸隐秘的渴望,决定爱怜地告诉他其实你可以等人少的时候再来犯蠢,然而话还在舌尖的时候叶修先开口了。

“我开玩笑的。”

“哦。”苏沐秋失望地翻了个白眼,捡了袋淀粉往购物车里扔。

他们路过了糕点区,拿了袋方方正正的吐司作明天的早餐,在零食区挑了新口味的瓜子和手指饼干。

“它为什么要叫手指饼干?”叶修掂了掂盒子,里面的棒状碳水化合物哗啦哗啦响。

苏沐秋沉思了一下,说也许是吃这玩意儿的时候像在啃手指。叶修说卧槽啃手,好鬼畜。

“要试试吗?”男人豪气地甩了两盒进车,盒子啪叽砸在淀粉上,完美避开柔软的面包。打个招呼,hey你好我来陪你了。


“还有什么吗?”他们在人流较少的地方停下,超市单调的白光照在他们身上。叶修看了看购物车堆满程度说没有了,结账吧。于是他们又推着车挪向收银台。

路中正方形货架摆满促销商品,家里牙刷好像该换了。苏沐秋头转向叶修,你要什么颜色。正好凑了一对,情侣装,SALE。

沐浴露和香皂都还有,洗衣粉还剩一半,抽纸几天前买过,只留了一小截的卷筒被猫刨去玩儿了。


嗯,行。

车轮声停在队伍末端,叶修左晃右晃,突然用手肘捅了捅苏沐秋。

“你喝不喝乳酸菌?”

“啊……随便。”他言辞恳切,“买吧。”

心血来潮的叶修……原地蹲了下去,包裹的黑色织物让他看起来像一只香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苏沐秋迅速转身从货架上拿下了一盒子。

:D新排到后面的人什么都没看见。

叶修怀抱乳酸菌站起来,苏沐秋已经在把东西从车里一件件拿出来。收银员熟练地扫条形码,滴滴声此起彼伏。拿完了他就走到另一边,把重重叠叠的东西往环保袋里塞,重的硬的在下,轻的软的在上。码的整整齐齐。

收银员最后扫了乳酸菌,苏沐秋把它竖着卡在袋子侧面。

“刷卡吧。”他对收银员说


“你想想,一口下去,多少细菌尸体。”叶修如此评价自己决定购买的饮料。

“……别扯淡了。”提着重物的男人一时间觉得收服这祸害的重任重于手上袋子,另一只手往黑毛脑袋上招呼,把祸害的脸推向一边。

叶修又自己转回来。

他们凭汽车开锁的喇叭声,按着车钥匙一路找到了自家的车,现在停车场是越来越大了。

后备箱缓缓打开,叶已经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苏沐秋把袋子放进后备箱后有在里面掏,环保袋不是塑料的,没有刷拉刷拉窸窸窣窣的声音。

叶修倒不管他在干什么,知道苏沐秋上车坐上驾驶位关好门,叫了他一声。

”叶修。“

”嗯?“

对方没有接话,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今天来逛超市,两人穿得十二分随意,但他就面对着一手托盒子下面一手拿着上面,把缝对着他的苏沐秋脸红了。他脸皮厚是真的,但现在绝对是肉眼可见的红了。

他突然忆起夜晚相拥的温度,早晨早饭的热气,还有两台电脑挨在一起,底下拖鞋没用,他们脚踩脚。


”你……“他没觉得苏沐秋这么帅过,瞧那眼睛鼻子嘴巴胡茬如此顺眼。

他的爱人笑了,那一瞬叶修如沐春风。

盒子缓缓打开,有金属的色泽反射出来。

”你愿意吗?“苏沐秋深情款款,用手指夹出了铝箔装薄片,好像他是求婚的新郎。

叶修的表情几不可见地僵了一下,选择把安全套扔到苏沐秋脸上。再在其裆部拿起。


”回家。“


——END

评论(9)

热度(118)

  1. 君十二marias 转载了此文字